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阳光在线 > 园区概况 >
此心安处是吾乡

201909171029087810.jpg

关心时事 

201909171029311550.jpg

了解民情

全国模范退役军人、重庆市劳动模范、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、人民调解室以其个人命名……尽管一个又一个的荣誉加身,龙水镇高坡村党委书记胡中富还是觉得乡亲们口中的那声“胡书记”最暖心。

今年62岁的胡中富生于斯长于斯,1980年退伍后就一直在龙水工作,1995年开始担任村干部,2003年至今任党委书记。从20出头的小伙子到年过花甲,胡中富将青春奉献给了家乡,在他的带领下,高坡村以列入重庆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为契机,像“开了挂”似的一路向前,基础设施、村容村貌、特色产业、民主法治等各项事业突飞猛进,高坡村人均年收入从不足3000元增长到16000多元。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,胡中富成了村民们“信得过”的人,家家户户遇事都来找“胡书记”。 

从“军人”到“会计”

胡中富出生于一穷二白的年代,家里兄弟姐妹共7人。1977年,他20岁的时候,父母都已经70岁了,一年到头,一家人吃饱的时候少得可怜。

“那时候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,一月份就开始借粮食吃,等到下次发粮的时候又要拿去还账。”回忆起那段艰苦的岁月,胡中富直摇头。为了让孩子们吃饱饭,家中大哥、二哥先后入了伍,胡中富就在家偷偷打铁补贴家用。

哥哥们退伍后,胡中富为了“图口饭吃”也去当兵。记得第一次在军营里吃的伙食是“钢丝面”,顾名思义,这种面由玉米粉压制而成,一点弹性都没有,难以下咽,但是胡中富却吃了足足两大碗

在军营里,除了能吃饱穿暖,每月还有6元钱的生活补助。存了两年,胡中富向家里寄回了100元钱。

那时虽说当了兵的人都是“香饽饽”,但是农村的退伍兵却是不分配工作,“哪里来回哪里去”。于是,胡中富退役后回到了平桥乡(现高坡村)。正好,那时乡政府在龙水湖旁有个餐旅店,需要一名采购员,胡中富成功“应聘”了。

当时,在外人看来,每个月几十元钱的工资算是一份“肥差”,但是胡中富最清楚,别说拿“回扣”,餐旅店年年欠账,他接手的时候还欠着供销社3200元钱。面对这种情况,胡中富重新拟定了采购清单,并且规范了店里的经营情况。一年下来,不仅还清了债务,还结余11000多元。有了业绩说话,第二年胡中富就当上了经理,全面主持餐旅店的经营。此后,在胡中富主持工作的10年间,餐旅店每年的盈利都在2万元以上,小店在龙水当地也逐渐有了名气,村民们也是那时候开始“服”他的。

再到后来,由于修建龙玉路(龙水—玉龙),餐旅店被拆掉,胡中富便回家务农了。那时的农村,温饱问题已经得以解决。

第一个说要修路的人

1995年,有镇领导找到胡中富说:“你的为人大家心服口服,你到村上去上班,帮着解决一些矛盾纠纷。”于是,胡中富到碾盘村(2003年,碾盘、高坡合并为高坡村)担任民兵连长,分管调解工作。

次年,村里的老书记“犯事儿”,组织上看中胡中富处理事情的能力,便直接让他上任接位。那时的胡中富已经快到而立之年,处理事情更加沉着冷静。

也是在胡中富初任村支书的那几年,龙水的小五金开始发展起来。当时,碾盘村共有100多户村民在“打菜刀”。碾盘距离龙水的五金市场有5公里,那时村里没有公路,村民们大都是早上5点出门,挑着100多斤重的菜刀到市场销售,然后再挑回100多斤的生铁回家。对此,村民们苦不堪言。

“修路!一定要修路!”看到这种情况,胡中富明白,还是那句老话:“要致富,先修路。”

修路需多少钱?300万元!

听说要筹集“天文数字”修公路,村干部集体反对,哪里来钱?村民也认为是“天方夜谭”,质疑声不绝于耳。但是胡中富却势在必行,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节省开支,降低村里的生活标准,大家要么饿肚子要么回家吃饭,走村入户不方便的时候就买把面到村民家煮着吃。

最后,通过“向上级争取、向社会化缘、向村民集资”的方式集资,村里制定了分年分段修好沥青路的计划。

修路除了需要钱,还需要地。可是,对于连小小边界地块都要争得面红耳赤的村民来说,要100多户无偿让出修公路的几十亩土地,艰辛可想而知。

有一次,一位老人拦住了胡中富的去路,强烈反对村里占地修路,说得激动之时,老人竟然向他下跪:“修路、修路、修什么路?我见过这么多当村支书的,第一次见你这样浪费土地的!”

胡中富被老人的行为震惊了,几个月来遭受非议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,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但胡中富并未因此而退缩,他不厌其烦地挨家挨户上门,给大家算修路后的经济账,畅想修路后发展产业的便利……日以继夜的执着付出,终于让一户户村民慢慢松开了口。

2011年,整整花了5年时间,胡中富终于筹齐资金,说服村民捐出土地,期间经历了数次停工,修好了5.8公里沥青路。这条路,也成为当时大足第一条村级沥青路。

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

2005年,刚刚闭幕的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传出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要按照生产发展、生活宽裕、乡风文明、村容整洁、管理民主的要求,扎实稳步地加以推进”的消息时,胡中富迅速嗅出了党在农村政策上的巨变。

2006年3月,胡中富与同事奋战一个月,制定出了高质量的《高坡村(2006-2020)社会主义新农村规划》。经过重庆市专家一致通过,高坡村列入“重庆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”。

有了项目支持就有资金来源,高坡村的各项事业步入了发展快车道。

然而,突然有一天,胡中富突然感到四肢无力,全身发冷。而此时,高坡村的第二个新村点正迎来了建设的关键时期,他不敢马虎,带病与一班人逐项落实新村建设各项任务,而当新村顺利建设交到农户手中时,他走进了大足第二人民医院,一张“肝坏死”的检验报告呈现在自己眼前。

“再晚来几天麻烦就大了!”当主治医生告诉他时,胡中富却笑着说:“搞新农村建设的活路还没做完,阎王爷不会让我去耍的!”医生建议他住院半年治疗,但为了高坡新农村建设,他仅仅住了一个月就返回了岗位。

为打造靓丽家园,2012年,胡中富又发动群众投入300多万元,对沿大邮公路两旁的360户民房全部实施了风貌建设,成为别具一格的渝西民居风格。如今,走进如画的高坡村,首先跃入眼帘的是幢幢漂亮的新房。

村民的居住环境优美,“精明”的老胡还不忘村级阵地建设。高坡村投入220多万元建成了

1200余平方米的村级公共服务中心。村支

两委办公室、卫生室、文化活动室、会议室,办公电脑、远程教育等设施一应俱全。

经过10余年的奋斗,高坡村的变迁,深深吸引着各级领导的目光,中央、市级领导到大足视察时都对其竖起了大拇指。

熠熠生辉的“金名片”

新农村建设有了“面子”,还要“里子”。

“炉火熊熊叮当响,家家户户打铁忙。”高坡村地处有中国西部五金之都之称的龙水镇腹地,村民素有从事小五金生产的习惯。据统计,高坡村从事手工小五金生产的农户曾达167家,可因小、散、乱,导致产业逐渐没落。

2002年,为了壮大小五金这一传统产业,改变“小、散、弱”的困境,胡中富发动村党支部组建小五金协会,积极加强行业自律,为会员提供产销信息服务。

如何壮大五金产业、实现村民的进一步增收?是胡中富日思夜想的课题。2012年国庆,胡中富亲赴重庆涪陵区,找到在外从事五金经营多年的3组村民覃永富,盛情邀请回乡创业,并承诺协助解决生产厂房等工作。

当年底,覃永富就带着多年的积蓄与对五金的热爱,投资160多万元建起了从事稻麦脱粒机生产的大足区俊杰机械厂,并解决了村上的40多名剩余劳动力就业,成为高坡村五金产业“带头人”之一。

一个个能人巧匠被胡中富“拉”回了村,全村从事小五金生产、经营的农户达到800多户,占全村总户数的75%以上。

2013年伊始,胡中富又与两委干部们一道,按照新农村建设规划,启动了占地150亩的返乡民工经济创业园建设。在近三年内,该园区将培育五金铸造、加工、农用机械、钢模、汽摩配件等企业40户,建成后新增工业产值5000万元,解决就业岗位500余人。

2018年,高坡村小五金产业实现产值2.52亿元,成为村民增收的主导产业。此时,高坡村村民人均纯收入已突破16000元。

情系乡亲促和谐

2013年9月,我区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人民调解室——“胡中富人民调解室”在高坡村正式挂牌成立。

调解室是在区司法局的指导下成立的,作为便民服务窗口,专门负责婚姻家庭、邻里、征地拆迁等各类社会矛盾纠纷的调处工作,调解员便是胡中富。当时,区司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设立个人调解室的这一做法是新形势下人民调解的新举措,调解员利用人熟、地熟、群众威信高,善于化解复杂疑难矛盾纠纷等优势,使调解成功率明显提升,把更多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和萌芽状态,确保“小事不出家、大事不出村、矛盾不上交”。

之所以选择胡中富,是基于他之前已有18年的调解经验。在担任村支书时,胡中富曾是大足法院的陪审员,陪审经历和专业培训让他在调解方面游刃有余。

“调解嘛,无非是讲究个合法合理。”胡中富说,现在的老百姓法律意识越来越强,在调解的过程中,只要有理有据,大家都比较信服。

原高坡村在一次修路过程中,占用了两个村民小组的土地,部分村民认为投钱、投劳不公平,因此两个队的村民引发了群体矛盾,最后双方大打出手导致了4名村民受伤。为了这事,村民双方向法院起诉。在法院开庭的当天,双方律师“争执”了两个小时事情还是没有结果,双方村民都不满意。

“胡书记,干脆你来说句公道话嘛!”有村民提议。

“首先我觉得打架致人受伤这件事情双方都有过错,但是哪边先动的手哪边责任就更大。”在胡中富的调解下,这件事不到20分钟就搞定了,原本的责任划分“三七开”变为“四六开”,大家对此也没有意见,因为在村民们看来,“胡书记不为哪一方说话,他是站在中间的!”

小到村民家中的家庭矛盾,大到医疗事故,如今,大家遇到协调不下来的事情就找“胡中富人民调解室”,胡中富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“调解明星”。他参与调处的各类民事纠纷事件1000余件,调解成功率达98%,为乡村和谐做出了诸多贡献。